你们身边有没有什么真实的灵异事件?

这件灵异事是我表姐亲身经历。

表姐人好,心眼好。下岗后就靠给别人照顾孩子赚钱补贴家用。

这次她照顾的是父母亲离异随父亲生活的男孩,名叫丹枫。

男孩来时只有三岁,三岁孩子懵懂无知又淘气,但这男孩丹枫长得浓眉大眼又会来事,很讨人喜欢,所以表姐走到哪儿把丹枫领到哪儿,简直拿亲儿子似的对待。

记得是一个清明节,家族亲人相约去祖坟为亲人祭奠,自然少不不了孝心的表姐。

表姐去上坟她看护的丹枫没地方放,无法,表姐只能将丹枫带在身边。

到了家园墓地,大家各自忙开了,没人经管丹枫。

丹枫毕竟才3、4岁,他不知道眼前是什么地方?这个地方是做什么的?这里适不适合小孩子玩?

正因为不知所以无畏,丹枫脚踏在坟土上……

结果回到家就发烧到接近40度,去诊所打点滴也不行。

后来听说表姐找了个会“看事儿”的人给看好了,就说这事诡异不?

那是94年,春末夏初的一个傍晚,天空下着毛毛细雨。

踩黄包车的张二娃踩到我市洞子口那儿时,周围不见一个人影,他准备收车回家。

这时,他看到一个披着卷发,穿着时髦的年轻女子在向他招手。

他惯性地把车踩过去。

女子不说话,只是用手向象耳火葬场的方向指。

张二娃说:“去那儿要十元”。

其实按平时正常的价,那个距离,最多两元。主要是今天下雨,火葬场又不大吉利。

谁知那女子一点都不讨价还价,立即钻进他的黄包车……

到了火葬场门口,女子下了车,递给他一张100元的票子,并不问他找钱,就径直往火葬场里走……

张二娃有点小惊喜,高兴地揣好钱,调转车头,准备打道回家!

他看见车上的脚踏处,有一只黑色的高跟鞋。

他想,八成是那女子的,就拿起高跟鞋往火葬场喊:“鞋,你的鞋!”

那女的根本没听见。只见她的背影在院子深处一晃,就进了一个房间不见了。

张二娃本想随手扔了,庄户人的节俭又让他觉得,这么好的一只鞋扔了实在可惜。再说人家还给的100元呢,留着或许明天又撞着那个女子了呢?

他就把鞋往车座上一扔,回家了。

再说张二娃的老婆在家左等右等,直到第二天一早五点过的样子,才见张二娃回来,便劈头盖脸质问他死哪儿去了?

张二万娃老老实实招来。

他老婆一百个不相信,说:“你编谎呢也编圆点,火葬场离我们家有多远呢?你看看几点钟了?”

这时窗外有公鸡打鸣,他看看桌上的闹钟都快6点了。

他也迷糊起来,说:“咋个回事呢?你看嘛,钱都在这儿,哪个骗你嘛?”

他掏出钱包,那时的钱还值钱,他记得昨天他只收到过那个女子的100元。

居然,居然钱包里那张唯一的100,是冥币,是死人钱!

他老婆在旁冷嘲热讽:“编,编,继续编,,,,”

他觉得受了戏弄,又被他老婆一激,就拿起那张100的钱,找到那只黑色的高跟鞋,蹬着黄包车,又跑去火葬场,想找那个女人要一个说法。

火葬场的大门被他拍的啪啪响,里面的工作人员说,“”我们这儿没这样一个人!“

他说“我不信,我看到那个女的走进那个房间!”

一个老工人听他这样说,又狐疑又若有所悟地去打开那个房间。

揭开一张床上的白布,床上躺着的正是那个长卷发的女子,一只脚没穿鞋,另一只穿着的鞋,跟张二娃手里那只一模一样。

这是前两天送来的一具无名死尸……

张二娃回去后大病一场。

你们身边有没有什么真实的灵异事件?

说起灵异事件,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经历,有的比较简单,有的比较离奇,我母亲信道已做神婆50多年了,发生的离奇灵异案例太多了,不过那都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没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现在我说一个我身边的事。

今年3月我刚从外地回来,老婆和女儿也从她娘家往回赶,我们一前一后到家,一家人吃过晚饭在闲聊,一会儿我母亲突然用双手捂着脸生床边一动不动,女儿快爬到床边了她也没有去拦,一直捂着脸,全家人感觉奇怪,赶紧扒开她手看看到底怎么了,虽然扒开了但一只手还是半遮半掩,微微一笑说我是你奶了,这时我心想,我奶奶回来上我妈身了,虽然我看的听得别人的事多,但发生在我身边的次数不是很多,当时也着实吓了一跳,想着奶奶回来了,又高兴,又害怕又激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已去世20多年了,生前对我最好最亲,我说:奶,我现在变得这么胖,你还能认得出我来吗?我奶奶说咋会认不出来呢?你从小到大我一直看着你长大的,奶不会忘。20多年了,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和奶奶对话,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这时我媳妇开口说,你怎么回来了?从哪里回来的?奶奶说,你今天从我坟地边路过,我就跟着回来了,恁哥骑摩托车载着你,到半路还给孩子买吃的,我好长时间没回来了,今天刚好碰到你,我就回来看看,刚刚又碰到我孙子回来了,奶奶很高兴,家里人都很好,我就放心了,好,XXX(我爸的名字)赶紧给我端一碗凉水,我渴了,喝完我就走了,我爸赶紧端了一碗凉水,放在我妈嘴边大口大口的喝起来,喝完我妈就醒了过来。

虽然这种事在我家经常发生,但当自己亲人回来时,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事后我问我媳妇今天为什么要走小路,他说他哥刚下班,看她带孩子打车不方便,骑车带着抄近路回来了,快到家的时候还真给孩子买了一个小鸡腿,不过,在半路上就吃完了,这件事到此也就结束了。

经你这么一问,我还真的想起一件事情。

人死的时候,会什么样的?你们相信投胎之说吗?我二公,他临死之前就一直哭,像婴儿哭一样,哭了三天天夜才断了气的。原本以为这件事就结束了,结果在我二公死了三年后,有一个对夫妇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寻到我们村子来。这是为何呀!

找上我了二婆,夫妇显得十分无奈,他们说自己的小孩自小就特别聪明,很多地方他们都没去过他都知道。直到三岁开始说完整的话时,就叫他们带他来到我们村,他要看看他的家人,他的儿子,孙子,以及老婆过得好不了。当时可吓坏了夫妇俩。四处寻医,以为自己的儿子脑袋坏掉了,结果一点事也没有。小孩就一直闹,闹着要来我们村,夫妇俩没办法,只好四处打听,打听到我们村,将小孩带到了我二婆家。

小孩见到二婆后,直接就叫他乳名了,叫小杏。我二婆这个名字已经几十年没被人叫过了,小孩跑到二婆的怀中,哭起来,说他一直记挂着二婆她,生怕他离开后,二婆也想不开跟着走了。然后又叫家中的儿子,儿媳,孙子出来。小孩都叫出他们的名字。

这事情太怪了,于是就请了一个神婆来,看看是什么回事。我们附近有一个出名的神婆,这神婆查看了小孩的八字后,然后帮请出大神(神婆承发大神)可以找大神问话,请大神上身。问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回事,大神回答是小孩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现世的。所以前世的事情他都一一记得。

那这事什么办呢?带着前世记忆来到世现,那对这人小孩不公平啊!便叫神婆作法,除去小孩生前的记忆。

然后小孩就被夫妇俩带回家中了。

因为我自己在写鬼故事,从小到大也经历和听说过一些,下面讲个自己身边真实的故事。

我老家村子里有个老汉,平时并不信鬼神,从铁矿厂退休后,领着退休金,在农村日子也还算安逸。

忽然有天村子里来了个算命的南方人,路过他家时,他正坐在院门口晒太阳。

那算命先生一见他,就脸色大变,说他最近几天恐怕有大难,弄不好出人命。

老汉不信,以为算命先生吓唬他骗钱,就出口大骂算命先生,骂得那叫一个难听。算命先生受不了,气的转头就走了。

算命先生走后,老汉心里却犯了嘀咕,不禁心里有心担心,但转念一想,自己这几天又不出门,怎么会有大难?于是就呆在家里哪也不去。

第三天的时候,老汉忽然闹肚子,就去茅厕里解大便。茅厕是山东农村那种前面是高台子,后面是深坑那种。结果他一个不小心,身子一倒退没站稳,直接栽到了深坑的粪便里。

老汉在深坑里大声呼救,屎尿白蛆沾满了全身,就在他体力不支快要不行时,正好墙外有村民经过,就急忙把他拽了出来。

老汉受了惊吓,冲洗干净身子后,当天发起了高烧,一直在床上说胡话,像是中了邪一样。家里人慌了,急忙去请神婆。神婆拿了黄纸和香急忙赶到他家,说 茅厕里有事,就急忙去茅厕烧纸。

谁知刚进茅厕,就见到一只大公鸡死在了粪坑里。那大公鸡是老汉养的,高大漂亮,平常就关在茅厕里,每天早晨都会打鸣。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死了。

神婆见了却很高兴,说老汉已经有替死鬼了,不用再担心了。

几个人回到屋里,见到老汉时,他已经神智清醒,问他经历了什么事,结果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几天来一直迷迷糊糊,刚才忽然一个激灵,就清醒过来了。

鬼故事没听过太多,但亲身经历的怪事却有几个。下面讲的故事经历我叫他为沙漠的午夜别外出!

“穷荒绝漠鸟不飞”

话说戈壁、沙漠自古都是都是人畜规避的地方。除了荒凉、干旱还有那魔鬼般忽冷忽热的天气,让任何生物都退避三舍。

众多古传说中沙漠也往往象征着死亡和痛苦。

大学毕业的我很不幸,被单位分配到十分不情愿来到的沙漠了,来到这里后第一个感觉就是与世隔绝!最近的村子都有三十多公里路程。

就这样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多了,渐渐地觉得沙漠和内地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人少了点,冷清了点,天气恶劣了点,并没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可怕,传说毕竟是传说。

这天晚上,项目为了庆祝五一节决定在院子烧烤,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还能得到集体的放松让我们都有一种哭着笑出来的感觉。

晚上领导在群里发了红包,大家也做了各种简单的即兴活动,最后喝酒吹牛尽兴而去。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肚子难受的厉害,大概是那个羊肉没烤熟的原因,吃坏了肚子,本想坚持到天亮再去厕所,因为厕所离宿舍很远,而沙漠的晚上很冷。但翻过来翻过去怎么都睡不着,肚子痛的严重,内心在万般犹豫抉择下决定了去上个大号。同住舍友还有两个,为了不打扰他们,我就没有开灯,靠着窗子里透过的月光穿上了裤子,随便拿了件外套,准备赶紧向厕所出发。突然黑暗中有一个声音问到“你上厕所去?”

我寻声看去,发现是宿舍张床的位置。

“是啊,肚子疼的顶不住。”

“一起啊。”那声音回到。

肚子此刻痛的紧,我没在回应,拿上纸巾就飞快的向外跑去。

等我到了厕所的时候,他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厕所。

由于没拿手机,过于无聊于是就和他在一起聊了几句。以缓解气氛,今天的他有些出奇的能聊。所以我大概在厕所蹲了快10分钟,起来的时候腿都麻了。缓了一大会回到宿舍。

下意识的打开了灯,我保证这绝对不是我有意的。

当开了灯以后难以置信的一目出现了,宿舍三张床上除了我那张没人,其他两张那两个逼睡得跟死猪一样!

刚才那个和我说话的人是谁?我一瞬间全身好像触电一般打了一个冷颤,汗毛都炸了起来,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寂静的怪异,唯一的声响就只剩下了我那一秒数次的心跳。忍着惊恐的心理我慢慢得走向舍友张那个床位的方向,准备叫醒他问问情况。

由于他侧身睡在床上,在我这个方向只能看清他的背影,于是我便拍了拍他的肩,没反应。再拍了拍,这次我用的力量相较于第一次大了很多,但是心不在焉的我却没有控制轻重,也许是打痛了他或者是因被打断熟睡而恼怒,他嫉妒不耐烦的声音传了出来:“卧槽,干什么!”

心想着反正都灯都打开了,肯定不可能有什么怪东西在光下现形,再加上他的言语,让我紧绷着的心情放松了一些。起码他还能有意识的说话,起码他是真的!

他慢慢的转过头来,睡眼朦胧的看向我,说到“怎么了?”

我就准备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他说一遍。

可是当我刚准备坐在他的床边的时候,我的眼睛余光朝着床内测他刚躺着的地方瞄了一眼,我发现那里的空地竟赫然贴着一样肉色的脸谱一样的东西,由于床单是白色突出的非常突兀,那那那是张人皮!!准确的是人的脸皮。我立马心一下悬到了嗓子眼,站起身来极速从床边退离而去,并结巴的说到“你,你是谁?”

此刻另一个舍友依旧睡的和死猪一样,我这时候我顾不得再去在意他是不是熟睡,有没有起床气!一脚便踹了上去,这一脚由于心情慌乱根本没有控制住力量,踹的他这个身体都向床里侧移去。他仍然没有反应!

这时我回头向舍友张的床位看去,他已经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了,就静静地的盯着我,眼中没有任何表情,仔细看眼白处已经布满了我不知道是过度劳累还是真的血液的红色血丝。

片刻间我已经感觉过了很久,我希望这是场梦我能赶紧醒来!冷汗已经浸湿了我的后背,思维像火红的铁水瞬间被扔进零下十几度的冰水里一样凝固了,理智也如同接触高温时的水一样,瞬间气化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本能想着这个情节怎么解决,还好本能是向着我这边的,倒还没有放弃自己,计算着从这个从我这个位置到房门口距离以及自己多长时间能溜之大吉。谁都不知道他一会会干出什么事,另外一个逼又叫不醒,我只能出去叫更多的同事了,后来的事情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

这件事良久之后我问舍友张那天晚上怎么回事,他说的确那天晚上他和我一起上厕所了,但是他上的是小号,上完就回去睡了,我一路上也没和他说话。回去一会就看见我也回来了,并没有开灯然后到床就睡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我连被子都没盖。

我一直有个疑问,那和我说话的是谁?我意识中回去的地方又是哪里?

你们身边有没有什么真实的灵异事件?
你们身边有没有什么真实的灵异事件?
你们身边有没有什么真实的灵异事件?

听姥姥讲,以前村子里有个叫朱富贵的人,有天他在他们家后山的竹林里砍竹子。因为最近竹子价钱好,有个买家向朱富贵预定了几千斤,说到时候上门来收。朱富贵这几天,每天天蒙蒙亮就来到后山砍竹子,一直到天黑才回家。明天和买家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可是还差几百斤才够买家需要的数目。

于是朱富贵就打算连夜砍够,这时天已经黑了,四周的猫头鹰“咕咕咕”的叫着,天空上挂着一轮明亮的月亮,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一切的事物显得格外得清晰。朱富贵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准备坐下来吃口干粮歇会儿。这时竹林深处出现了一位白胡子的老头,老头拄着拐杖站在远处,对着朱富贵说到:“年轻人,天色已晚,你还不回家,小心打扰了周围邻居的清修”。朱富贵低着头边啃着干粮边回应道:“不着急,忙完手上这点活儿,就回家了”。当朱富贵抬起头看向远方时,那位白胡子老头已经不见了。朱富贵也没有多想什么,于是又砍了两个多小时的竹子,凑够数目就回家了。

第二天买家来了,朱富贵如期而至,交够了买家要的数量,买家很高兴,付完钱就走了。朱富贵赚了一笔小钱,很是高兴。于是就买了一些好酒好菜和家人胡吃海喝一顿。很快到了后半夜,朱富贵的母亲听见大门响,以为是朱富贵起来上厕所,便没有管。老人家睡眠不好,一旦被吵醒就很难入睡。过了很久鸡快打鸣的时候,大门再次响起,富贵的母亲有些疑惑:“上厕所怎么上了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母亲去叫富贵起床吃早饭,叫了半天才叫醒,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挂在富贵的眼睛上。母亲闻到:“你昨晚半夜在干什么?”富贵揉揉眼说道:“没干嘛啊!一直在睡觉啊!”很显然富贵并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母亲心里有些疑惑,但也没在问了。

到了晚上半夜,家里的大门再次传来开门的声音,母亲又被吵醒,“难道又是起来上厕所”?大概几个小时后,天快亮了,大门又传来了关门的声音。“这个死孩子,晚上在干嘛呢?”母亲心里这样想着。早上母亲又问到富贵昨晚去干嘛了?可是富贵依然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脸懵逼。

又到了晚上,母亲由于前两天被吵醒没睡好,这天晚上睡得很沉。半夜没听到开门的声音,可是天快亮了却听见关门的声音。很显然今晚富贵还是出去了,母亲心里越来越疑惑了,“这孩子每天晚上不睡觉,到底在干什么呢”?而且平时每天天一亮富贵就起床了,可是最近太阳都晒屁股了,富贵都不起床,而且每次都要母亲叫醒他,富贵才懒羊羊的起床,往日生龙活虎的富贵,最近怎么看起来病殃殃的,人也比之前瘦了许多,黑眼圈也越来越重了,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只要到了半夜,富贵就会起床出去,直到鸡快打鸣的时候才回来。母亲的心里很不安,很担心。这天夜里,开门声再次响起,母亲终于按捺不住了,决定起床看看富贵在干嘛。富贵穿了一件睡衣,出了大门,就直直的走向后山的竹林,来到竹林深处,蹲下身子用手在地上刨坑。母亲不解的思索着“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竹林里刨坑是几个意思?”于是母亲来到富贵的身前,借着天上皎洁的月光,一个长方形的大坑映入眼帘,此坑宽有一米,长大概两米,已经被挖的有两米半深了。母亲急忙教的:“阿贵啊!你这是在做什么?”可是富贵好像没听见,也看不见一样。并不理睬自己的母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土坑,痴痴呆呆的用双手刨着。母亲心里想着:“这孩子不会是梦游吧?可是以前怎么没这坏毛病?”母亲看着富贵的双手已经磨出血丝,心里很着急,于是又大叫了几声“阿贵!阿贵!阿贵”,接着对富贵是又拉又扯,甚至还抽了富贵一巴掌。可是富贵仍然一声不吭,纹丝不动,像着了魔一样继续刨着坑。

母亲对着富贵纠缠了许久,直到天快亮了。富贵猛的站起身子,眼睛直勾勾的向家里走去。回到家关上门,就上床睡觉了。母亲被眼前的富贵吓到了,自己的儿子很明显不对劲,像是中了邪一样。于是母亲没有回家,直奔村头老张家,老张是村里唯一的阴阳先生,对付一些邪门的事很有一套。母亲来到老张家告诉了老张富贵的情况,就急忙带着老张赶回自己的家,来到富贵的床前,母亲叫了几声“阿贵!阿贵”,可是富贵纹丝不动。这时老张摸了摸富贵的脉搏,听了听富贵的心跳,又掐了掐富贵的人中。眉头一皱,唉声叹气到:“唉!已经太晚了,阿贵没了脉搏,没了心跳,身体都僵硬冰凉了!阿贵死了”。母亲听完情绪有些激动,直接晕了过去,良久之后才醒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富贵的遗体痛哭流涕着。这时村里也来了很多人,一边安慰着富贵的母亲,一边帮忙处理富贵的后事。

众人弄来一口棺材,把富贵的遗体装了进去,老张则拿着罗盘帮富贵寻找入土为安的地方。说来也怪,老张替富贵选的风水宝地,正是富贵自己每天半夜去后山竹林里,挖的那个土坑。富贵自己死前替自己找好了墓地!村里的人都觉得很诡异,但是谁也不知道原因,没人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说的,她的老家是在一离县城还有点距离,家里都分的有地,只是爸妈在家种着,小孩在市里边上班,她老家有一户人家,在村里条件特别好,孩子也有出息,老两口是舍不得住了几十年的家,说啥也不想进城,孩子们有时间了就回来陪他们,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花不完的,老两口也自己种了一小块菜地,那家的奶奶很少几乎是不下地干活的,都是爷爷在打理,3月2号的时候,爷爷突发脑溢血离开了,家里就剩奶奶了,也不想去城里,还是在家住着,有一个月那样,奶奶说他总是梦到爷爷,在那边过的一团糟,问奶奶能不能过去,奶奶也总是跑到爷爷的坟上去说说话,五一的时候她们家的孩子回去陪奶奶,他家儿子晚上做梦梦到爷爷说,奶奶要过去陪他了,让她们好好过,孩子没都没当真,2号的早上奶奶去菜地里收拾收拾菜地(奶奶从来不去菜地的),中午回来说累啦,去屋里睡一会,饭好了叫他,然后就没醒过来,送医院的时候医生的诊断是脑溢血,也是在2号。同事家里的邻居都说,这老两口感情好,下辈子没红过脸,这是被喊走的。

是17岁时,我记得那天晚上是9点多,我起夜,我和我外婆睡的,我婆的房间在我家门口嘛,再往左一点就可以看到我妈的厕所间(我家有两个厕所间)洗澡的玻璃门,我上完厕所就往我婆的房间走,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朝我妈的卫生间看起,我清清楚楚看见玻璃门上有一个白影,好像是一个怀孕的,我就挺害怕,转身高就走,走的那一刻貌似听到一声冷笑。我隔天还去厕所间看了,啥也没有,我就把这事告诉了我婆,我婆说,以前七楼死过一个孕妇,好像是被她婆婆娘虐待死的,后来因为学习的繁忙和生活的繁琐就把这事忘记了,刚才想起来,完事!

你好朋友!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因为一不小心就能写成了鬼故事,没人信了,不过要说到灵异事件嘛,倒是可以说说,与迷信无关啊!

一,我先问一下,为什么人们普遍性的晚上很少出门?只是为了睡觉吗?我提一个现象,不是普遍的啊,就是在夜里9点钟到凌晨3点钟之间吧,谁曾经碰到过某个素不相识的人,一般来说会是在人少的地方,不一定有多偏僻的地方,有个人生产(不论男女)站在一边,而且大多数都是侧脸对着你,或是背对着你,当你路过其身边时,他会问你一句在你看来不着边际的话,当时的你或许就随口回答他,也许你会感到懵圈,因为不知所措而选择沉默,在你看来那个人也许就是个神经病,不理也罢。然而!!你或许是不会知道的是,当你漫不经心的离开那时,不会想到你已经替他决定了命运,为什么呢?

我曾经听一个风水先生和我讲过,像猫啊狗啊还有某些小动物通过修行,要想成仙,必须要先修炼成人形,而最后一关就是要得到人的承认,那时他们会先幻化成人形,随机寻找一个路人,问一个他修行方向的问题,得到回应就算成功了,如果没有得到回应就会从路人的前方饶过且顺向而行,直到前方路口消失,为啥要顺向而行呢?因为它要避免与路人碰正脸,晦气的狠啊!这也算是保护路人的做法吧!(以上真假自辨)

二,说个真实的吧!我老家就有个奇怪的地方,那里有个小镇,镇上有座桥,桥没有问题,奇怪的是一到夏天,只要河里有水,一边的蛤蟆会叫,而另一边的蛤蟆就不会叫,不是秘密,我们那里的人都知道,但是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相传和乾隆皇帝有关)。曾经不只一波人尝试着,把会叫的蛤蟆逮住,然后放到那个不会叫的那一边,结果还是不叫。你说怪不怪?(事件真实可靠)

——————(完)

原创文章,作者:迷醉彩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oshou.cc/14253.html

(0)
上一篇 2021年6月28日 19:45
下一篇 2021年6月28日 19:4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