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焦大本身就是一个浑人,

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焦大醉骂不可能是尤氏安排的,也不是真实的,完全是醉汉信口胡说!

焦大醉骂现在被很多人热议,将焦大定位在被主人抛弃的一个忠心老奴,眼睁睁看着宁国府衰落而痛心不已。趁着酒劲儿,将闷在心中宁国府的秘密一股脑倾倒出来,然后读者恍然大悟,原来宁国府这样乱啊?又有公公儿媳妇的不轨,也有嫂子包养小叔子…后世不断有所谓“红学家”吹捧这一段描写。然而,细心的读者仔细读几遍书,就会发现,纯属胡说八道,焦大醉骂的内容都是扯淡,根本是无赖醉汉的无凭无据恶意咒骂,仿佛村妇骂街!
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一】

焦大其人对宁国府有大功,救过宁国公。宁国公时代的焦大风头强劲,焦大自己说,前二十年焦大太爷眼里有谁。那时候的焦大,可能就算不是宁国府大管家,也比大管家的地位高。

很多人奇怪,焦大那么大的功劳为什么不让他做管家!原因很简单,焦大不过是宁国公喂马的奴才,跟着宁国公在军队的莽汉,看他偌大年纪依然那么嚣张不把主人放眼里,可知焦大就是个粗汉!这样一个“李逵”,试问谁敢让他管家?

贾家对焦大最好的礼遇就是给他高待遇,轻松工作安心生活一辈子。如果焦大懂得审时度势,对主人的恩赐感恩戴德,不居功自傲。焦大完全可以成长成宁国府超然地位,至死被贾家供奉。
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二】

焦大醉骂距离他最初的荣耀已经过去五六十年。焦大不再是宁国府那个高高在上的焦大太爷,而是人人厌弃的糟老头子。焦大觉得自己很委屈,那么大功劳却在贾家被欺负,全然不想自己混得惨全是自己的责任。

焦大居功自傲,有工作不好好做。每日吃酒骂人。贾家上下没有一个人放在他的眼中,不招人待见是必然的。贾敬、贾珍等能容忍他人前人后骂人,按月给他工资让他好吃好喝已经是对他的礼遇。宁国府做的不错。唯一错的是应该提前给焦大做个安排,让他有个独立的地方安享晚年就更好。但反过来说,焦大让他脱离贾家没有了吃酒炫耀早年功绩的场合,他愿意么?我看未必愿意。
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三】

很多人忽略了焦大醉骂的对象。焦大醉骂分两段,第一段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威胁贾家必须好好对待他,否则就“红刀子进白刀子出”,这一段骂我断定是曹雪芹的春秋笔法,隐藏了贾家这个焦大一般“老奴才”,对新主人(皇帝)的不恭敬,也是贾家最后覆灭的主因。

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焦大这一段犯上的话,完全可以代表贾家这样的老臣对待新皇帝的态度。主奴矛盾重重,君臣自然也如此。

第二段被当成宁国府的丑闻。却忽略了焦大咒骂的对象是谁。还原一下焦大醉骂的现场。王熙凤和贾宝玉叔嫂回家,焦大酒后闹事大骂。贾蓉听不过去骂了他几句,焦大骂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贾蓉。他攻击贾蓉:你媳妇和你爹通奸!证据呢?没有!焦大绝不可能有任何证据!王熙凤听不过去,气得让贾蓉:这样无法无天的奴才还不趁早打发了!焦大听到后骂的第二个对象就是王熙凤。他攻击王熙凤:你这个臭娘们是个养小叔子的!证据呢?不过是王熙凤和贾宝玉叔嫂恰巧在他面前,为了解气随口一骂!

梳理焦大醉骂,就知道最有意义的是第一段作者影射贾家的老臣不臣心态。第二段对贾蓉和王熙凤的攻击辱骂,纯属醉汉撒泼,毫无根据。仿佛破皮无赖对骂,只为侮辱对方,张嘴就来,怎么难听怎么骂!焦大胡说八道,在等级森严的古代惊世骇俗。其他奴才见焦大无礼,吓得给他塞马粪是帮了他,否则再骂难听的,令主子骑虎难下,可能当场就要发落了。脂砚斋在这一段后批语痛骂:

【蒙侧批;放笔痛骂一回,富贵之家,每罹此祸。】

确实,贾蓉王熙凤这里无辜被焦大骂一顿还拿他不能怎么样,也是冤枉。最冤枉的是贾宝玉,莫名其妙被嫂子王熙凤“养了小叔子”,他还不明白啥意思,也是可笑!

注:秦可卿是清白的,养小叔子也无根无据,之前有过论述不多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添加关注本人,查看更多文章!
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欢迎留言探讨,转发分享本文!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焦大醉骂不会是尤氏指使的。

一,焦大是一个正直,顽固的老家人。他曾经跟着老主子上战场厮杀,他有军人的血性和骄傲。他在死人堆里把宁国公背出来,救了主子一命。如果没有焦大,就没有宁国府的今天,他对贾府有功,所以他不会受任何人指使,尤氏也不例外。

二,焦大自视甚高,他不会受任何人摆布。贾敬在宁国府的时候,都对焦大高看一眼。焦大连贾珍都没放到眼里,更何况是尤氏?尤氏指使不动焦大,焦大也没把尤氏放到眼里。

三,尤氏让焦大宣扬家丑,对她本人没有任何好处。

尤氏是填房,家里那些下人们又都是不好相与,不听指挥的。老公和儿媳妇偷情,对于尤氏来说实在没脸。宣扬出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人觉得她窝囊,人们会更瞧不起她,更不听她的指挥。

尤氏不是凤姐,凤姐敢让张华到官府告贾琏,那是因为她拿准了官府不能把贾琏怎么样,只不过借此要挟吓唬贾珍贾琏。尤氏让焦大骂人,对贾珍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贾珍知道尤氏背后指使,尤氏的地位可能不保,尤氏得不偿失。

四,秦可卿死亡和焦大怒骂无关。

秦可卿既然敢和贾珍有首尾,就不怕人说。宁国府的下人说主子的风流韵事一定不是什么秘密,焦大怒骂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恰巧被王熙凤听到了而已。贾珍和秦可卿之事应该早就有传言,只不过人们都当做奴才造谣生事罢了。

秦可卿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子的妹妹,她在宁国府是要完成她妲己的使命,败坏宁国府的。目的达到了,她就要回去了。

因此焦大怒骂不是尤氏指使。

我是润杨,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润杨的红楼笔记!

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焦大醉酒后骂宁国府一批人,骂得相当难听,秦可卿是当事人之一,她本来是个心细的人,听得这些话之后,“病情”加重,最后因此而死,这话我是赞同的,但要说是尤氏安排的,我觉得不是很合适,以下列出我个人的想法。

  我们先回顾下焦大骂了什么。他先骂管事的,好事派别人,苦差派他,没良心的王八管家,反正王八王八不离嘴;贾蓉骂他,焦大又逮住贾蓉,骂他竟然有脸在他面前充主子,就是他爷爷也没这个胆,说贾蓉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被小厮们揪翻后要拖往马圈去时,他乱喊这一群畜牲,偷狗戏鸡的,爬灰的,养小叔子的什么乱七八糟没人伦的话都带了出来……

  连宝玉这样的小孩子,都听得出来这不是好话,虽然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什么畜牲王八之类的,能是好话吗?先骂管家还可接受,到后来,竟然骂上了太爷的子孙,可不包括贾珍在内的所有主子呢嘛!焦大这是一杆子打翻了宁国府这一船的人。

  这会是尤氏安排的吗?焦大醉骂是被尤氏安排的吗?

  尤氏有这样的动机,贾珍和秦可卿的丑事,是将她的脸面摔在地上,她也有这样的条件,因为她是宁府的女主子,完全可以吩咐焦大这么做。可是,有动机有条件就一定会做吗?我觉得不会。

  如果尤氏要安排这么一场戏,那她必定要有所得,否则傻子都不会干,尤氏是个傻的吗?她当然不傻。咱们想想,焦大这么一骂,宁国府的声名可全没了,正如凤姐所说,这样没王法的东西,留着让亲友(外人)知道了,要笑话贾府没规矩的!

  尤氏是掌家人,留着这样没规矩的人,且不说他说的那些个难听话,就是焦大本身这样的作为,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能这样纵容,尤氏就算是骂了秦可卿和自己的丈夫贾珍,她又得了什么好处?除了嘴里痛快,得了什么?管家没成算,府里没规矩,万一贾珍事后追究,她吃得消?

  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胳膊折了往袖里藏,家丑不可外传,虽然凤姐并不算外人,但是毕竟于她的脸面有损,所以,尤氏再恨贾珍,也不会安排焦大做这样的事,焦大还喝醉了,醉了的人,能控制?——没醉的焦大,她都控制不了。

  退一步讲,就算是她安排,她也得让自己的心腹来,点到即止,这样连脸皮都扒下来,有什么好的?安排个焦大,焦大会按她的剧本走?想都别想,焦大是什么样的人?他虽是奴才,却不是一般的奴才,他当年立过大功,是把宁国公从尸山血海里背出来的有功之臣,没有他,就没有宁国府,别说尤氏,就是宁国公在世,也得对他笑脸相迎,谁能让他配合演戏?演戏得找个情商高的人,见人说人话,可是焦大呢?他见人见鬼,都是说损话,揭人短比泼妇在行,真要是尤氏安排的,没谁就不是这样指桑骂槐,就是直接点名说她治府不严了(看看他都点了贾蓉贾珍)。那时,尤氏怎么下台?

  尤氏不可能这么安排,也不敢安排,焦大不会听从尤氏的指挥,他是想骂就骂,宁国府里他焦大太爷怕过谁?所以,无论是从尤氏的角度看,还是焦大的角度看,这事都不可能是尤氏安排的——这都是曹大神安排的!有了焦大醉骂揭开烂疮,才让人看到了日后各种不堪,贾府最终崩溃才合情合理。(文/宛如清扬)

一切都是曹雪芹安排的

是曹爷安排设计的,他是跟贾府太爷奋斗出身的,老爷功成利就,肯定逼他结婚生仔的,焦大再不堪应也儿孙满堂,殿堂级奴仆应该早己翻身做小老爷了,偏偏安排他这样的命运,他天天醉酒人事不醒的,怎么偷男扒灰的事这么清楚,那个王八蛋告诉他的,他像贾府太爷骂子孙一样骂贾府人,曹爷真毒!?

记得十几岁初看红楼梦第五回小叔孑宝玉到秦可卿房中睡觉,房中陈设写什么赵飞燕立舞的金盘,安禄山掷伤杨玉环乳房的木瓜,寿昌公主宝榻连珠帐,西施浣过的纱衾,红娘鸳忱,就觉得作者极其喜欢幽默讽笑,有东晋狂士的风格,看通篇红楼梦都弥漫这种辛辣搞笑浪疯神幻的氛围艺术谜风,说什么作者曹雪芹穷途潦倒而死的砖家,屎一边去吧!ThankYou!?

当然不是。焦大醉骂理由有三:居功自傲、倚老卖老、讳奸如仇。

这个想法有点太过阴谋论了。焦大这种人喝醉了酒,皇帝来了都敢骂,贾府的公子爷又算得了什么。在他眼里,如果不是自己方面从死人堆里救出太爷,这些人哪来的荣华富贵呢!他骂人只是因为他想骂,而不可能被什么人安排去骂。

看了吴氏红楼的简介,是焦大自己看到的,秦可卿是真的淫乱

焦大的这一段骂,主要是作者借此道出了贾府兴盛起家的根源以及现如今一日不如一日的根本原因。

当然,其中有很深刻的讽刺当时社会状况的隐情。曹雪芹借醉汉之口,说出了贾府一个汉人成为满清皇家的显赫家族的来历__从龙入关战功显赫,这样才成为上三旗的家奴,而且掌管了最有油水的官位:织造和盐关。

原创文章,作者:秒收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oshou.cc/4748.html

(0)
上一篇 2021年6月24日 11:45
下一篇 2021年6月24日 11:4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