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问题:焦大作为奴才为什么敢骂主子?

正如一句俗语所说的,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红楼梦》里的焦大之所以敢骂主子,个人认为也是有原因的。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一是焦大喝多了酒,有酒壮胆子,平时不敢说的话,现在就敢说了。另外喝得半醒半醉,正好借着发酒疯,把胸中的憋屈说出来,即使宁府有人要从严查处此事,也有个酒醉的借口。

二是说赖二确实不像话,都知道花天酒地的玩耍,到晚上了还要一个老头子送人回家,有那么多的年轻人不派。说赖二当管家的派活不公平,看人打发,只是知道巴结奉承那些有权有势的。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三是焦大确实是贾府的功臣,曾经跟着国公上前线打过仗,从死人堆里救过主子,才有了主子创立下来的贾府的这一份基业,才有世代相传到今天的荣耀。你们把祖宗和这些功臣都忘记了。

四是贾府后面这几代,确实是一代不如一代,把祖宗的基业都败光了。骂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偷鸡摸狗的偷鸡摸狗。他说要去宗祠里告诉荣宁二国公,让他们知道并惩罚这些不孝之子。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对焦大骂主子,鲁迅先生说焦大是贾府里的屈原。焦大是为了贾府好,对贾府的没落,对贾府子孙的不作为,感到气愤,感到恨铁不成钢。鲁迅说,焦大有一肚子的委屈,如果焦大要写文章,他也会写出一篇《离骚》来。

焦大是贾家的功臣,从死人堆里救出的贾家代字辈的,才使得贾家诸如贾政,贾赦等这些蛀虫得以沐浴天恩,世袭富贵,所以焦大敢骂贾家后人;其次,焦大在贾家生活不如意,不好的活都派给他,他也认为他不应该受此等待遇,所以借酒发挥;再次贾家子孙不检点,多有把柄,这是事实所以他敢骂主子,而主子又不敢真把他怎么样!

首先,我们来说说焦大的背景,焦大是宁国府的老仆,从小跟宁国公贾演出过三四回兵,曾从死人堆里把奄奄一息的主子背出来。没有饭吃,焦大饿着肚子去偷东西给主子吃,没有水喝,焦大自己喝马尿,把得来的半碗水给主子喝。由于以往的功劳情分,宁府的主子们对他另眼相看,不大难为他。

其次,喝酒误事;

第三,酒后吐真言,眼看宁国府主子一代不如一代,也有恨铁不成钢之感吧。

焦大是《红楼梦》中一个著名的老资格,在战场上,他为了救主子,自己喝马尿,把主子从死人堆里救了出来。

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没有焦大当年的“舍已为人”,也就没有贾府后来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凭着这巨大的功劳,焦大认为,贾家今天的荣华富贵都与自己有关,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骂贾家的主子们。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第7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任意洒落洒落。

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象这等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我,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起杂种王八羔子们!”

俗话说,忠言逆耳。焦大的话,发泄了对荣宁两府一代不如一代的哀怨,恨其子孙不争气,然而,也透露出他个人居功自傲的狂妄口吻。

这段话透露出了这样几个信息,说明了焦大作为职场老资格的几种特点:

一、焦大的日常工作状态不佳,随意发泄不满情绪。

因为曾经立下汗马功劳,所以可以理所当然地躺在功劳薄上随意经泄对组织的不满。殊不知,抱怨和吐槽是最没有意义的一种做法。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与其抱怨,不如改变。即使无法改变,也努力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可是焦大呢,按照今天的职场理论,焦大显然没有保持正常的工作状态,甚至在工作时间任意饮酒,更没有服从工作分配。这表现在工作任务分配下去了,焦大是选择对抗的,这样就给管理带来了相当难度;

二、错把组织取得的成绩归功于自己。

焦大之所以在众人面前敢于骂主子,主要是他贾府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视作是自己的功劳,认为没有自己,就没有贾府的今天,无时不刻不把自己在宁国府的资历作为肆意消磨的资本。这种心态是非常错误的。

三、随意暴露他人隐私,尤其是上层领导的。

显然,焦大对于现任主子贾珍,更不用说大总管赖二等人,焦大是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在他眼里,只有过去的主子器重他,他也只忠于过去的主子,对现任没有丝毫的尊敬,而且还犯了一个大忌,就是在公开场合发泄私愤。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 每日家偷狗戏鸡, 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

焦大的这句话,令人魂飞魄散。俗话说,看破不说破。为了刷存在感,焦大也是拼了老命,通过暴露他人隐私博取眼球,实在是不明智的下下之策。

试想,即使再劳苦功高,过去的主子已经逝去,这样的恩情消磨,估计换做任何人都会受不了。

那句通俗的话,一手好牌,被自己打得稀烂。

毫无疑问,焦大确实曾经立下了大功。今天贾府的繁盛也有焦大的一份功劳。然而,利用功劳进行“恩情绑架”,一味地躺在功劳薄上居功自傲,实在是不智之举。

焦大虽然是个奴才,但他却是个与众不同的奴才,因为他敢在公开场合骂自己的主子,而且骂的还非常难听,像“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可谓大胆至极。

焦大之所以敢如此大胆,无外乎是因为下面的原因: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首先,焦大年轻时,曾经随着宁国府的太爷出过兵,上过战场,从死人堆里救回了太爷,可以说是贾府的救命恩人,太爷在得时候完全没有把他当做下人看待,因此整个贾府都要好看焦大一眼。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其次,焦大年岁已高,是贾府的元老级奴仆,虽然太爷去世后,他的地位也江河日下,不再有以往的容耀,但他的资历在那呢,就算人们不再好看他,可以不敢给他派什么活,不让他管什么事。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再次,焦大上过战场,当过兵,性情耿直,他很瞧不惯贾府的那些肮脏污秽,尤其是太爷死后,他破罐子破摔,整日喝醉酒度日,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他也会说出来,而且他在贾家多年,自是了解很多内幕,因此贾家之人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焦大作为奴才为何敢骂主子?

正因为以上的原因,焦大身为奴才才敢怒主子,大家觉得呢?

我按照现在电视剧的角度解读一下。

焦大,真实姓名不可知,没什么大本事。就是喜好喝点小酒。是贾氏集团过世老总,贾老先生的贴身司机(兼职保镖)。在贾老先生还没有创立贾氏集团之前,就跟随贾老先生上过战场。并在战场上救过贾老先生的命。后来跟随在贾老先生身边,作为专职司机。看着贾总一步步建立起这个贾氏集团。

后来老先生逝去,在老先生的儿子努力下,贾氏集团扩大并一分为二。可惜都讲富不过三代,贾氏集团在三代手里逐渐没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觊觎这份家产的还是有很多小家族。贾氏集团的继承人没事就去嗨皮,举办下酒会,去高档会所溜溜。人心思野了就管不住了。贾氏集团的继承人们慢慢的把目光转向家庭内部。由于各种小家族也要求贾氏集团的资源。双方各种非正常合作。内部斗争越来越激烈。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跟随老太爷一辈子的焦大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啊。可是一辈子就会打仗,开车。也没什么能力学个工商管理什么的。没办法啊,说啥继承人又不听。烦了就喝点酒。喝完就管不住自个了。没事就站在公司门口骂。你别说,这资历在这,其他人也不敢管。时间久了,大伙都躲着他走。

讲到这里焦大这片就算是介绍完了。其他的自己琢磨吧。编不下去了。我去吃饭了。

原创文章,作者:秒收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oshou.cc/4818.html

(0)
上一篇 2021年6月24日 11:49
下一篇 2021年6月24日 11:5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