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跟老太爷出过三四回兵,到了古稀之年,大总管赖二应该派他黑夜送秦钟吗?

昙花一现的焦大,曹公着墨较重。服务了贾家三代人,有关贾家利弊了若指掌。

焦大跟随贾演,随多尔衮征战南北,焦大肯定有军功,作者并未描述,只是把奄奄一息的太爷“从死人堆里扒了出来”,从此立足于贾家。

大清立国,对一些功勋卓绝的将领进行了封赏,贾演、贾源封为公爵,即宁国公和荣国公,形成了两大家族。

难以理解的问题出现了,贾演封了公爵,当时的焦大风华正茂,应该有一官半职而独立出去,何不娶妻生子营建自己的家庭?而这一切都没发生,把大好年华给了贾府,直至成为耄耋老人。估计焦大自身存在缺陷,属个人因素。

焦大在贾府是自由的,也有威望,贾府男人们甚至对他有些惧怕,贾赦、贾珍、贾琏等不敢妄言。但焦大有极大缺点,嗜酒如命,正喝得兴起,赖管家居然安排他接送秦钟,焦大顿时无明火三千丈,终于没把住自己的嘴,把“脏水”泼向了主子,此时,焦大遇到了不该遇上的人:凤辡子王?凤,满嘴被塞了马粪。此后未见焦大,但不难猜出:乌进孝的农庄,多了个看门的大爷。

焦大跟老太爷出过三四回兵,到了古稀之年,大总管赖二应该派他黑夜送秦钟吗?

  劳苦功高的焦大被派差事,是怎么一回事呢?

  秦钟来宁府,刚好宝玉和凤姐也都在,宝玉秦钟两人一见如故,好一番亲密,天黑了,尤氏让媳妇传话,说派两个小子送秦钟回去。结果呢,赖二派了焦大。焦大何许人也?是从小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自己挨饿,也要偷东西给主子吃,水不够喝,太爷喝水,他喝马尿……战场虽然咱没有去过,但谁都知道那真是要命的事,焦大能这么做,就不单是有大义而且有大恩了。

焦大在这会儿,已经是七八十了,派他去不应该。

  为什么不应该?不合规矩。焦大跟老太爷出过三四回兵,到了古稀之年,大总管赖二应该派他黑夜送秦钟吗?

  凤姐在车上说与贾蓉道:“以后还不早打发了这个没王法的东西,留在这里岂不是祸害?倘或亲友知道了,岂不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凤姐虽是荣国府的人,但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宁国府也一样的,在她们这样的人眼里,贾府是有规矩的,万一有不合规矩的事,打发处理了事,不要让人家知道。凤姐为什么说焦大没王法?她不是说派焦大焦大不去就没王法,而是焦大说了不应该说的话,派差事和乱说话是两回事。焦大年纪不小了,又摆老资格,这样的人惹不起,得按规矩处理,打发到庄子去就完了。

  在焦大眼里,赖二甚至是贾蓉都不合规矩。焦大跟老太爷出过三四回兵,到了古稀之年,大总管赖二应该派他黑夜送秦钟吗?

  焦大于贾府有大恩,没有他,贾府的太爷都不会有,更不可能有贾府子弟们偷狗戏鸡的生活,他们作为太爷的后代,不争气也就罢了,什么爬灰养小叔子,他都可以不介意,因为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他也算贾家一分子。可是赖二不公道,欺软骂硬,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黑灯瞎火送人回家的苦差,就派他,没良心,是王八羔子,这么一来管事的、贾蓉就都该骂。

  该骂吗?该,不说别的,就违背主母命令这条,就够赖二喝一壶的。在尤氏心里,焦大虽然又老又不顾体面充太爷,但她是不敢介意的,当他死了,不要派什么差事,养着就好。所以,要派差事,她是说派两个小子,焦大都七十多了,哪还是什么小子!赖二此举,实在不合规矩。

  贾母常讲,贾府虽不是诗书人家,可也是有规矩的,别的不说,看看他们家的大少奶奶,节妇李纨,不但是贾府的脸面,更是朝廷的脸面,簪缨世家,百年公府,不但礼义廉耻常记心中,就是平时,也是善待下人,宽厚为体的。可是,焦大一个功高卓著的老人,一个于贾府有大恩的老人,黑夜送个小客人,实在不应该,不但赖二欺负人,就是贾蓉,也处理得相当不好,认个错补救一番,焦大未必不会认,可是贾蓉不但不这么做,反而惹得焦大骂出有天没日的话,还让下人们用马粪堵他的嘴。焦大当年救主喝马尿,现在被他的子孙填马粪,情何以堪?这样的贾府,不灭它灭谁?(文/宛如清扬)

焦大,是国家功臣,至少是一级军功章拥有者。对贾府来说,则是贾府的恩人,是贾府包括贾母来说锦衣玉食的始作俑者。没有焦大的忠心护主,贾老太爷不是被俘,就是被杀,哪里还有贾老太爷建功立业,哪里有子孙世袭罔替?《红楼梦》引出焦大这个人物,意在暗示国家对昔日功臣的淡忘,贾府对昔日恩人的漠视。贾府受焦大涌泉之恩却以滴水相报,给他卑微的工作,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机会,焦大压在心头的火气终于爆发,在外人秦钟面前揭发“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露了贾府的丑,才有之后东府里只有门前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传说,才引发了尤三姐自刎,才引发了晴雯被撵,才引发了惜春出家等等一切关于贾府风化或脸面的矛盾冲突。

王熙凤自始至终所作所为,不过是撑起贾府的面子,内囊出来了要摁回去,脸面可不能丢。金玉其外要保往,败絮其中要捂住。贾府依靠流水般金钱支撑的繁华,没有人反思吃水不忘挖井人的道理,却恩将仇报用马粪堵焦大的嘴,包括贾母在内的人都没有出来制止保护!?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马粪焉能堵住马上战功?一府之人整日吃吃喝喝风花雪月吟诗作对,但就是不干正事或干不了正事,偏在昔年功臣身上使坏,那起子近日得宠的奴才见风使舵排挤焦大,才上演了主奴欺功臣,功臣揭老底的一幕。

作为焦大,也有侍功自傲,睥睨同类的不是。待遇虽为不公,但居功自傲撒泼赌狠也不妥,躺在军功章上骂昔日主公家人忘恩负义可以,骂忘八羔子掀内帷私情,涉嫌泄密,遭马粪堵嘴也是自讨苦吃!

红楼梦第七回,秦钟首次到贾府,在宁国府吃完晚饭后,因天黑了,尤氏说:“先派两个小子送了这秦相公家去。”媳妇们传出去半日(为什么用了半日?显然是安排不顺利),尤氏再问,得知传的是焦大,谁知焦大醉了,又骂呢。

那么宁国府大总管赖二派焦大出车到底做得对不对呢?显然问题很大:

一、焦大立有大功,从小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大爷背了出来,(贾源)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你贾珍、赖二不想想,没有焦大,能有”敇造宁国府“吗?中国有句古话叫“吃水不忘挖井人”不记得了?

二、尤氏明明吩咐“先派两个小子送了这秦相公家去”,而且这时宁府有闲着的小子,赖二不执行主子(尤氏)的命令,自做主张改派焦大,可见宁国府管理的混乱,主子说话没有权威。

三、焦大已年过七旬,又喝醉了酒,这时派焦大赶马车送秦钟,你赖二考虑了秦钟的安全了吗?

因此这次”派活不公,欺软怕硬”,造成了焦大醉骂并惊了一干人等,赖二负有重要责任。

焦大跟老太爷出过三四回兵,到了古稀之年,大总管赖二应该派他黑夜送秦钟吗?

不该,别说焦大有大功于老太爷,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回来。就是焦大啥功没有,纯粹一个窝囊废,也不该派。原因很简单,两个字,老资格。

中国是个讲究论资排辈的国家,任何一个组织,单位,公司,只要干的时间长了,工龄到了一个点,就有了摆老资格的资本,谁见了都得给留三分薄面。可以撒泼赖皮,可以不干活拿钱,可以对小辈们呼来喝去。

有人说,老资格咋来的,不摆行不行。说实话不行,因为每个人都会老,今天你年轻,三十年后你也老了,你也得靠摆老资格吃饭。如果不摆,你就干不过年轻人,就会被淘汰。如果说一个人老了就被淘汰的话,那是丛林社会,不是人类社会。古代只有野蛮民族如匈奴突厥等等才贱老弱贵少壮的,文明民族都是尊老爱幼的。

焦大都八十多岁了,跟老太爷一个辈分,贾母见了都得赐座,贾宝玉见了都得下马,贾赦贾政见了都得说几句好话的主儿,你一个赖二却要半夜三更给他派活,还是送秦钟这么个瘪犊子,你说焦大能不生气吗?给你是焦大你气不气?如果让他给贾老太赶车,或者给贾宝玉赶车,焦大也是愿意的,毕竟这是看得起他,没有忘了这位贾府的大功臣,秦钟是个毛线啊。

那么赖二为啥要派焦大出工,就是为了杀焦大的嚣张气焰。估计焦大仗着自己的老资格没少给赖二这个大总管添堵,但是赖二惹不起焦大这种刺头,只好处处忍着。现在找着机会摆了焦大一道,焦大果然被赖二算计了,大骂王熙凤勾引小叔子,贾珍扒灰,结果被王熙凤打发到大观园当保安去了。

焦大有军功,还救过太爷的命,然而他终究是奴才。赖二也是奴才,他又管着焦大这些人,因此也可以说焦大是奴才的奴才。宁国府的主子们知道焦大的臭脾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常说给管事的,以后不用派他差使,只当他是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 他!”,女主人尤氏随口的一句话透露了很多信息:主子们对焦大确实比较宽容,这其中有感恩,有忌惮,可能也有愧疚。赖二不可能不知道主子们的心思,何况主子们还屡次叮嘱,那他为何非要给焦大派差事呢?

慈不掌兵,宁国府乌烟瘴气,主子糊涂软弱,奴才们得了机会各逞其奸。赖二若是忠心无二,就按主子的意思办,下边的奴才谁也不敢说个不字。焦大经常醉酒,经常口不择言,这是人所共知的。赖二之所以敢直撄其锋,因为他清楚主子们不会迁怒于自己,而是直接怪罪于焦大本人。赖二这样做能树威立信,也便于拉拢他手下的奴才们。焦大成了主子们的肉中刺,赖二他们也就安全了。阎王好对付,小鬼难缠,焦大对付不了阎王,更对付不了小鬼,除了骂,他毫无办法。

焦大的功劳人所共知,焦大的忠诚人所共见,但宁国府上下都不喜欢他这么个人。如果老太爷在世,焦大的功劳肯定是金光闪闪的。然而,新主子们打小养尊处优,坐享其成,焦大的功劳早就被风干了,在他们的眼中连一块牌匾都比不上。焦大越是喊着让他们报恩,他们对焦大越是反感。总之,焦大不会做人,也不懂得怎样做个好奴才。宁国府只有门前的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焦大若是文士,大概会学习屈原,沉水明志,可惜他只是个粗鲁暴躁的奴才,只能骂以明志,最后落得个满嘴马粪的下场。

原创文章,作者:秒收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oshou.cc/4857.html

(0)
上一篇 2021年6月24日 11:52
下一篇 2021年6月24日 11:5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