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我一直认为,南少林红叶禅师手中的原版《葵花宝典》里并没有“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或是类似的话。这实际上是林远图和日月神教十长老依靠自身的武学修为参悟出来的。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按照小说原著,《葵花宝典》为前朝宦官所创,后流落到南少林红叶禅师处。关于原版葵花宝典究竟如何记载,其实谁也不知道,只知道红叶禅师一生都没有开始修炼其中的武功。由此,读者自然而然地推断,红叶禅师是看到了类似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话才没有练习。实际上,可能并不是。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首先,葵花宝典既然是前朝太监所创,他自己需要自宫吗?显然不用啊,已经有人早早替他宫完了。而久居深宫的太监创出了武功能传给谁?总不能传给皇帝皇子吧,所以大概率还是传给太监。大家都是太监,谁需要自宫?所以,在开头写上一句“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不是多此一举吗?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其次,后来华山岳肃、蔡子峰上南少林,偷看葵花宝典,各看一半,回去后发现驴唇不对马嘴,以为对方记错或有意隐瞒。后来红叶禅师派弟子渡元禅师前去华山查探,渡元根据二人所记经文胡乱指点,暗中记下内容,回去自己完成了《辟邪剑谱》。所以,岳、蔡二人都没有记错,最多是不太完整。但无论怎么不完整,既然是两人分别记一半,自然有一个人记的是前半部,另一个记的是后半部。难道记前半部的人会把第一句都看漏?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葵花宝典的原文中第一句根本没有提自宫。

那如果原文中没有“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为什么后来的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都有这个内容?恐怕,这就是渡元禅师(林远图)和魔教十长老自己悟出来的了。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由岳肃、蔡子峰二人根据各自记录的半部葵花宝典和渡元禅师的胡乱指点创出气宗、剑宗可见,葵花宝典就是一半修练内功,一半修练剑法。其中,内功的部分,自然需要运气到全身经络。像岳肃蔡子峰这样的三流货色,发现内功练不下去,只能想到是记错了。但渡元禅师就不一样。他是红叶禅师的高足,一经修练发现不能继续,马上悟出症结所在。可能就是因为“六根不净”导致气血不畅一类,只有“斩断情根”才能一蹴而就。悟出了这一点,内功就能修练成功,内功一成,剑法自然威力大增。从此,渡元禅师恢复俗家姓林,再将渡元二子颠倒谐音,以林远图之名靠着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扬名武林。故而,林远图记录下来的辟邪剑谱,加入了自身感悟,就把需要自宫在开篇之处写明。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日月神教十长老也一样,他们攻上华山,夺下岳、蔡二人的各自半部葵花宝典,回去研习,也发现了内功不能进行下去的问题,悟出需要自宫才能继续。所以,日月神教留下的葵花宝典也加上了这一句。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最后一个问题,红叶禅师的修为自然更高,难道他悟不出来要自宫吗?和尚也没有生儿育女的需求,他为什么没有练?其实,红叶禅师自然悟出来了,可是他是得道高僧,已经对武学没有那么痴迷了。所以,他是不想练。而因为禅师慈悲为怀,当他知道渡元练了辟邪剑法后,深感此功害人,最终将原版葵花宝典付之一炬。

首先,岳肃和蔡子峰师兄弟二人,去福建莆田少林寺偷阅《葵花宝典》,是有明确分工的,那就是每个人负责记一半,这就为以后埋下了后患。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其次,因为每人只记得一半,而且时间紧,任务重,中间肯定会有纰漏。

结果两个人回来一整合,发现情况不对,可谓驴头不对马嘴。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人性都是自私的,所以师兄弟两个人都以为对方留了一手,都想骗自己,故而反目成仇。

第三,看到“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那一位也不敢铤而走险,毕竟没有对方另一半的经文,练了也没用。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而另一位,自然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自宫练剑这么一回事。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关注下“孙少侠品金庸”,会带给您更多不一样的阅读体会。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葵花宝典》原为少林红叶禅师所保管。华山派岳肃、蔡子峰借造访之机偷阅宝典,一人一半,然后匆匆下山。

红叶禅师发觉后派渡远和尚到华山讨回宝典,岳、蔡二人如实相告。渡远和尚凭记忆把岳、蔡所说写成《辟邪剑谱》,自己改名林远图,再没回少林。

而岳、蔡二人偷阅写成之手稿也被日月神教上山夺走,后来任我行把它送给东方不败。

这样看来,《葵花宝典》曾由少林寺流传到华山派、林远图的福威镖局和日月神教。那么,为什么包括林远图、东方不败练《葵花宝典》进行了自宫,而华山派却没有呢?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众所周知,岳肃和蔡子峰分别偷抄的是《葵花宝典》上部“练气篇”和下部“练剑篇”,后来彼此怀疑,导致华山分裂成“气宗”和“剑宗”。

“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这是《葵花宝典》开篇第一句,任我行就是看到这一句才不屑练此宝典,转而赠给东方不败。

也就是说,岳肃是有把这一句记载在他所抄写的“练气篇”上的,但他也是极有可能和任我行一样不屑“自宫”这样的行为,因此传给“气宗”弟子时略去了这句。后来《葵花宝典》被日月神教夺走。

所以华山气宗岳不群虽练“紫霞神功”,但很难达到极致;而他得到《辟邪剑谱》后,能很快打败左冷禅,也源于他练过“紫霞神功”打下了基础。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坚持原创,我是烟斗的传说,欢迎交流关注。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说两个日常生活中的例子:

一、我有次去朋友家作客,当时想剪点东西,顺手拿起桌上的剪刀来用,发现拿着非常拗手,我说“这东西怎么搞的?”。我朋友笑嘻嘻的把剪刀拿过去,“看,很好用啊!”。我才发现她是左手拿剪,这是个左撇子专用剪。她又说了句:“你不知道平日我用你们那些东西多麻烦。”

我们多数人是右撇子,从小就接触过很多日常的工具,实际上是因应右撇子的人方便而设计的,但我们太习以为常了,所以从来不会主动去思考左撇子用起来的不方便。

二、中学的时候,常常会有这种情况:几个学习不错的人围在一起研究一道几何题,大家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一个几何学霸也加入了,他也认真想了几分钟,“啊!我知道怎么解了!”,然后拿出笔在图上刷刷画了两条辅助线。大家一看,惊呼“哎呀,原来这么简单,我们怎么没想到呢!!!”

回到问题本身,金老爷子当年是在报纸上连载,所以常会出现前后矛盾的bug,但是就这个问题上,前后有太多暗示,所以我觉得这不是bug,而是金老爷子故意卖的关子。

书中,方证大师向令狐冲描述葵花宝典的来历,提到葵花宝典为前朝一不知名的太监所作,“至于这位前辈的姓名,已经无可查考,以他这样一位大高手,为甚么在皇宫中做太监,那是更加谁也不知道了。至于宝典中所载的武功,却是精深之极,三百余年来,始终无一人能据书练成。百余年前,这部宝典为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得。其时莆田少林寺方丈红叶禅师,乃是一位大智大慧的了不起人物,依照他老人家的武功悟性,该当练成宝典上所载武功才是。但据他老人家的弟子说道,红叶禅师并未练成。更有人说,红叶禅师参究多年,直到逝世,始终就没起始练宝典中所载的武功。”

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这位太监前辈是从小就入宫了,那么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那么他创出葵花宝典的时候,自然不会主动考虑正常人练就该神功的难处,因为他根本无法切身体会,自然不会有这个意识,这就是上面我举的第一个日常生活例子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这位葵花宝典的创始人是不会主动在秘籍的第一页写上“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这句话的。

从方证大师口中得知,葵花宝典非常难以修练,自创始人之后三百年没人练成(实际应该是两百年,三百年是指没人按原本秘籍练成,但渡元实际根据残本和自悟练成了。)方证道:“红叶禅师临圆寂之时,召集门人弟子,说明这部宝典的前因后果,便即投入炉中火化,说道:“这部武学秘笈精微奥妙,【但其中许多关键之处,当年的撰作人并未能妥为参通解透,留下的难题太多,尤其是第一关难过】,不但难过,简直是不能过、不可过,流传后世,实非武林之福。’他有遗书写给嵩山本寺方丈,也说及了此事。”

在创始人之后,葵花宝典辗转多人之手,多个手握宝典的人都没练成,红叶禅师也没练成,偷看的岳肃、蔡子峰也没练成。(大家会说岳蔡两人相互猜疑导致没练成,但是他们至少在面对渡元时会如实相告,因为他们以为渡元看过宝典而自己又想练,而他们记下来的残本即被神教抢走的、以及渡元记在袈裟上的都是有效的)。到了后面,反而变得容易练了,渡元练成了,东方不败练成了,岳不群练成了,连林平之这种资质如此一般的也练成了,短短时间内即功力大增。这说明只要找到突破点,天大的难题也变简单了。这就像上面我提到了第二个日常生活例子的情况。葵花宝典的突破点就是“自宫!”

因此,我认为,葵花宝典的原作中,没有“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这句话,导致之后两百年没人参破这密藉(实际上还是能看到的人太少)。之后有两个人参破了,在页首加上了要自宫的字眼。一个是创出辟邪剑法的渡元(即林远图),另一个是抢到华山残本的日月神教中的某人,大概率是东方不败,也可能是他之前的某位长老。

修习任何功法都要先收自心,所谓自心就是自宫,若生贪求,即是二心,二心必是散乱,散乱心去修习那最终就是走火入魔!

葵花宝典的来历有两个版本。

在连载版来看,肯定是没“引刀自宫”的字句。因为连载版是由名字分别带葵、花二字的反目夫妻所创,互相克制。很容易让人想到“玉女心经”。在不知道“双修散热”的秘诀情况下,被人整成“引刀自宫”的邪法。

但后来金庸更改了设定 ,是一个太监所创。我还是认为在原本上没有“引刀自宫”的字句。理由是,《葵花宝典》第一页是“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而《辟邪剑法》开始是“武林称雄,挥剑自宫”。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也许你认为意思是一样的。但林远图连夜抄录不熟悉的剑法,必然先保证自己没写错字。否则现在随心所欲的书写,将来有疑问,到哪去查证原文?

方证大师讲的故事里,三百年来没人练成《葵花宝典》。但好像只要自宫,绝对神功速成。辟邪剑法一出,一帮人自宫练剑。之前的人都能抵抗住“武林称雄”的诱惑吗?

所以只有一个结论,自宫练剑是红叶大师二十年来研究出的成果。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在宫廷中,确实有武装太监作为内宫护卫。但绝不容许出现一个强得不可控制的高手。皇帝不能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某个不可控制的人是否忠心上。

“葵花太监”也许是个痴迷于武功的武装太监,提出了一系列自己也没做到的武学构想,其中疑难重重。三百年后红叶大师用二十多年潜心研究。“辟邪剑法”就是成果。

原著里是红叶的大弟子渡元禅师(林远图)看了一遍《葵花宝典》,随口解释后,连夜提练出“辟邪剑法”。照这样说,红叶二十年研究却一无所得,认为不可练,不能练。这个师父的聪明才智比徒弟差得太远了吧。

华山派岳肃、蔡子峰的盗经上,有一丝阴谋味道。少林寺发现华山二人盗经,不去追回,反到生怕二人看不懂,还派了掌门大弟子过来解说经文,这也太奇怪了。

岳肃蔡子峰二人分别背下经书后,回华山互相对照,却发现格格不入,引发了矛盾,形成“剑气之争”。其实派系矛盾应该原本就有,只不过借此事件引发。

等到林远图上华山,岳蔡二人向林远图请教,林远图应该告诉了他们必须自宫练剑的秘诀,并写上了经书首页。

但岳蔡二人此时矛盾已深,谁都不相信对方会拿出真本来互相学习。在手中只有半部经书的情况下,自宫练剑毫无意义。所以二人都没自宫练剑。

后来林远图用“辟邪剑法”称雄武林,顺便也透露出华山上有原本《葵花宝典》,引动魔教攻山夺经。从此五岳剑派与魔教成为死敌,争斗百年。

岳肃、蔡子峰偷看了《葵花宝典》,为什么二人不懂“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华山的“剑气之争”,意义何在?气宗掌门为练剑称雄武林,不惜引刀自宫。“剑气之争”都是假的,唯有利益争夺才是真的。

这两个人恐怕想的更多是参考,把《葵花宝典》融入自己的武功中去,看见这句话也不会照着做。林远图是见了这绝世武功,恐怕他的心里原本就是想要建立一番功业,出家只是无奈之举,所以还俗立业,纵横天下。东方不败是在任我行的压力之下,不得不修炼《葵花宝典》。岳不群也是为了自己,为了华山,为了对抗左冷禅,不得不练这个邪门功夫。

原创文章,作者:秒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oshou.cc/9877.html

(0)
上一篇 2021年6月26日 10:06
下一篇 2021年6月26日 10:1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